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追忆如皋市公安局因公牺牲民警谢翠东

来源: 南通市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8-08-28 字体:[ ]

从警30年,谢翠东一直扎根基层派出所,做了一辈子的社区民警。他把青春全部献给了社区。直到现在,群众还习惯叫他“小谢”。

“小谢”走了,倒在默默奉献了30年的工作岗位,没来得及和任何人告别。

噩耗传来,谁都不愿接受这个事实。虽然设在农村老家的灵堂位置偏远,但这些天,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有朝夕相处的战友和亲朋,有自发赶来的群众。

带病坚守,生命定格在办公桌前

整洁的桌面,半杯白开水,一盒开启后只吃了一粒的吗丁啉,一份居住证办理申请表,受理人一栏签着“谢翠东”三个字,日期永远定格在了8月23日。

8月23日上午8点20分,如皋市公安局袁桥派出所,社区民警谢建像往常一样走进二楼的办公室,一开门发现同事谢翠东瘫坐在椅子上,头向一边耷拉着。“东,你怎么了?!”看到朝夕相处的战友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反应,谢建脑子里“轰”的一下全乱了。随后,闻讯赶来的同事一起把谢翠东抬上了120急救车,不过一切还是太迟了。谢翠东永远离开了大家,年仅53岁。

谁能想到,前一天还一起并肩作战的好战友,会走得如此匆匆。8月22日早上8点,谢翠东像往常一样到派出所交接班,开始24小时的值班备勤。上午9点07分,派出所接到报警,两辆电动车相撞,有人受伤,事故双方在袁桥医院发生纠纷。谢翠东带上单警装备和同事沈渊立即赶到现场。原来,双方之前进行了私了,但报警人到医院后发现骨折,不满赔偿,发生口角。谢翠东赶紧安抚双方情绪,并按交通事故警情进行了受理。上午10时许,谢翠东辖区一居民来到所里更改出生日期,谢翠东和同事谢建一起详细做了谈话记录,结束时已接近中午。

其实,当天一早,谢翠东就隐约感到心里堵得慌。他曾和副所长范红亮闲聊时说起,当范红亮询问要不要紧,需不需要去看医生时,谢翠东用一句“没事,再说吧”就搪塞了过去。下午2点半,谢翠东感到身体确实不适,他向所长孙健请假到医院看病。5点多,孙健竟在所里又看到了谢翠东,“老谢,你不是去看病的吗?医生怎么说的,怎么没回家休息?”谢翠东摆摆手,“没事,做了心电图暂时没发现原因,约了明天再去做其他检查,我先回来值班。”

晚饭后,老谢来到办公室开始整理近期辖区外来人口档案。深夜11点,辅警江军在所里的停车场遇到了谢翠东。“老谢,怎么还没睡?”“我到车上拿个东西,最近有个检查,我还得把材料整理下。”江军没有想到这竟是他和老谢的最后一次对话。11点58分,谢翠东依然感觉不适,打电话给辅警谢海峰,让他陪同前往附近的康慈医院。12点20分,拿着医生开的一盒吗丁啉,谢翠东再次回到办公室,倒了一杯白开水,把药服下,在一份居住证申请表右下方签字,并在日期栏写下了“8月23日”。此后,坐在椅子上的谢翠东再也没能起身。

爱给自己找麻烦,片儿警一干就是30年

翻开谢翠东的履历,简单而平淡。从警30年,他一直扎根基层派出所,做了一辈子的社区民警。他没有办过轰轰烈烈的大案,没有太多波澜起伏,总是一个背包、一身警服、一脸笑容地走在群众中间。

1988年7月,谢翠东从原江苏省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分配到如皋市公安局邓园派出所成为一名社区民警,2000年调任郭园派出所副指导员,负责车马湖警务区,次年来到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成为鹿门社区民警。2015年,谢翠东工作调整到袁桥派出所,在责任区耕耘了3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30年从警生涯中,谢翠东有26年在邓园、鹿门一带做“片儿警”,把青春全部献给了社区。直到现在,群众还习惯叫他“小谢”。个头不高,办事热心认真,大家都亲切地把“小谢”挂在嘴边。

一起共事多年的辅警朱小军对谢翠东印象最深的就是他身边的黄色小方包,里面装着笔记本、相机、材料纸、印油,还有帮群众补办的户口簿、身份证。“刚开始,我也不理解,觉得没有必要揽事儿,太麻烦。”朱小军说,一次辖区张大爷在入户调查时咨询户口簿丢了怎么办,谢翠东第二天趁着走访的机会把补好的户口簿带给了大爷,老人激动得硬要拿瓶酒和谢翠东喝上一杯,被谢翠东婉言谢绝。返回的路上,谢翠东和朱小军谈心,“我们从所里办一下不是难事,但对老人来说是省了大事。”

这样的事情,谢翠东不知做过多少。2014年,如皋市开发区派出所接到一起酒疯子闹事警情,当事人借酒发疯,胡搅蛮缠。周围群众说,最好让“小谢”来。处警民警联系谢翠东到场后,他三言两语果然控制住了酒疯子。大家都说,谢翠东在邓园20多年,帮人无数,口碑过硬,这个“面子”不是谁都能有的。

不提要求不说苦累,主动请缨出差办案

“老谢平时话不多,但和群众却有说不完的话。“袁桥派出所副所长范红亮说,老谢对待群众特别有耐心,这么多年,无论什么时候看到他,都是和和气气的,还是所里公认的“调解能手”。

今年年初,何庄居一户父子因为家庭矛盾,连续多次报警,调解无果。老谢得知后,主动联系村干部一起上门做工作。父子俩各自觉得委屈,一步不让,还把怒火抛向谢翠东。老谢将两人分开,分别谈心做工作,误了饭点没有一丝怨言。多次上门后,父子俩终于解开了心结,对谢翠东感激不已。

“从不提要求,从不推工作,从不说苦和累!”回想与谢翠东共事的日子,袁桥派出所所长孙健充满了心酸,接连说了三个“从不”。3年多来,谢翠东很少请假,今年年初儿子结婚,他只请了2天假。岳父、岳母先后住院离世,老谢也是利用休息时间处理家事,从没耽误过工作。

“虽然53岁了,但老谢办案绝不含糊。”袁桥派出所民警高远说。8月15日,“5·23”专案组需要抽调民警办案,谢翠东和高远一起前往海安,日夜奋战,第二天返回如皋时已是深夜。

今年3月,一起跨省电信诈骗案的涉案人员多达30 余人。由于所里人手少,老谢主动请缨,两次和同事前往河南出差。千里之遥,单程就要12小时,到达后还要审讯、带人,几乎连轴转,老谢没有抱怨一声。

面对工作,老谢从未退缩、避让;面对荣誉,他却总是推让。他的“表彰奖励”栏里只有3项荣誉:优秀社区民警、一次嘉奖、妻子被评为“十佳警嫂”。

亏欠家人,留下无法兑现的承诺

在妻子刘晓琴的眼里,谢翠东是个好丈夫,尽管他总是那么忙、那么“犟”,尽管他的手机总是有群众求助的电话响起,尽管他这次“不告而别”。

谢翠东常说,这辈子唯一让他感到愧疚的就是妻子。和他同龄的妻子干了一辈子的零工,种了一辈子的地。多次有辖区企业负责人找到谢翠东,让刘晓琴到企业上班,有个稳定收入,都被谢翠东一口谢绝。妻子气不过,说“村里同龄的人都能在附近找个不错的工作,我又不比别人笨,又不偷懒,凭自己的双手挣钱,有什么不可以?”谢翠东说:“别人可以,但你就是不行。那是我工作的辖区,你在那儿做事,我还咋工作?咋公正执法?”事事让着妻子的谢翠东在这件事上表现得非常“犟”。直到现在,刘晓琴还在打零工。尽管如此,善良的妻子还是挑起了家庭的担子,赡养老人、教育孩子,全力支持谢翠东的工作。

谢翠东的儿子谢杏岑,也是一名民警,2015年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后子承父业,穿上了警服,目前,在南通市公安局港闸分局秦灶派出所工作。“孩子,成了公家人,就得好好干,要对得起警服,对得起老百姓。”这是谢翠东对儿子的要求。

谢翠东去世后,谢杏岑从父亲办公室拿走了3样东西:一摞笔记本、一部手机、几盒药。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他每天参加的会、要协调的事、要布置的工作以及要帮助群众解决的事。上面还勾画着8月26日谢翠东妻子生日那天,夫妻俩要一起去南通市区,在儿子家里过生日。如今,这已是一个永远无法兑现的约定。